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数据

旗下栏目: 业内 数据 数码 手机

确实有一些民营医院存在不规范诊疗的情况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8-11-06
摘要:妇产科医生王大鹏,离开工作近15年的北大人民医院,2017年12月在一家民营妇产医院走马上任。此前王大鹏不是没动过跳到体制外的心思,因担心民营医院“不靠谱”、职业发展不够稳

妇产科医生王大鹏,离开工作近15年的北大人民医院,2017年12月在一家民营妇产医院走马上任。 此前王大鹏不是没动过跳到体制外的心思,因担心民营医院“不靠谱”、职业发展不够稳定,这个决定延缓了几年。 如今妇产科的行业市场正在发生变化。2015年,全国民营医院数量首次超过公立医院,在民营专科医院中,妇产科医院的数量远超其他专科位列榜首。截至2016年,民营妇产科医疗机构的数量由2009年的262家增加到690家。 市场竞争加剧下,医疗服务质量参差不齐的第一代民营妇产医院,面临洗牌、淘汰,定位中高端服务的第二代民营妇产医院强势来袭。 随着全面二孩政策放开,以及大众医疗消费意识升级,专业可信赖、人性化的周到服务逐渐受到患者、医生、投资方和主管部门的认可。一二线城市及沿海地区成为中高端妇儿医院的聚集地,北京更是竞争最为激烈的地区之一。北京已有20家民营妇产医院登记在册。 妇产医院数量增加,妇产科医生人手紧张。“被挖走的都是经验丰富的中流砥柱,北大人民医院是指定接待高危孕产妇的机构,科室医护人员的工作量和压力都明显增加。”此前王大鹏在诊疗工作外,还要参与培训、教学和科研。 但公立医院依然是多数孕产妇的选择,并且承担着最为复杂棘手的高危情况。近年来,为满足孕产妇家庭的多元需求,公立医院开设国际医疗部、特需门诊。为了应对二孩政策可能带来的生育高峰,不少医院在2015年底着手床位扩增。“医院床位此前就是满负荷运转,场地有限的情况下只能通过压缩其他科室床位来调整。”海淀区妇幼保健院院长彭振耀向《财经》记者介绍,即将完工的新院区,可缓解老院的压力,还能提供更好的就医环境。 不过,生育高峰并没有如潮涌来,2017年新出生人口反而减少63万。缩水的蛋糕遇上更多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妇产科医疗机构竞争之势加剧,再次迎来优胜劣汰。 信任选择的挑战 作为副主任医师,王大鹏在北大人民医院时大部分的工作精力都放在高危产妇的诊疗上,分娩中的风险瞬息万变。尤其是超过35岁的高龄产妇增多,使妊娠高血压、妊娠糖尿病等多种并发症的风险增大。而像孕期保健等日常工作大多交由主治医师和住院医师完成。 “在人手有限的情况下,资深医生主要应对这些复杂的情况,保证安全。”王大鹏介绍。 公立医院是资深医生聚集地,科室齐全应对突发情况的能力强,会更好地保障孕产妇和新生儿的安全,这也是环境虽差,公立医院仍然孕产妇排队扎堆的原因之一。“我们不缺患者。”彭振耀坦言。 2015年全面二孩政策放开前夕,原北京市卫计委方来英介绍,北京地区已审批产科床位近5000张,其中超半数在二级公立医院,只有约一成在营利性医院,这也是民营医院整体境遇的缩影。 据国家卫健委数据,到2017年底,民营医院数量已占全国医疗机构的60%以上,但床位数仅占同比总数的24.3%,诊疗人次占18%。 在这样的竞争压力中,获得各方信任,对民营妇产医院来说是进入市场必过的关卡。 “怀孕风险那么多,临时出了事再转院,耽误了怎么办。”一位孕妇对《财经》记者说,尽管家旁有一家民营妇产医院,她还是几经周折,托关系在比较远的北京妇产医院建档。 产科所需的硬件投入比较少,资本进入门槛低,因而早期鱼龙混杂涌入建民营妇产医院。北京和睦家医院产科主任常玲对《财经》记者说,确实有一些民营医院存在不规范诊疗的情况,难以获得孕产妇的信赖。 此前民营妇产医院被发现的问题主要集中在过度医疗。2014年,宁夏卫计委通报银川丽人妇产医院人流手术用药时间过长。2018年,贵州省昇辉医院医生声称医院B超室不具备产前胎儿四维彩超的诊断检查条件,但是院方要求妇产科医师给孕妇开具四维彩超检查单。 某连锁妇产医院的工作人员介绍,几年前该医院计划进入南方某省会城市,被当地卫生部门领导拒绝,理由是“我们这两年保持孕产妇零死亡率的成绩,你一家民营医院进来,如果管理出了问题怎么办”? 孕产妇死亡率是对医院和卫生系统考核的一个重要指标。相应的,

责任编辑:admin

最火资讯